<rp id="ibtki"></rp>

  • <th id="ibtki"></th>

    <button id="ibtki"><acronym id="ibtki"></acronym></button>
    <dd id="ibtki"><center id="ibtki"></center></dd>
  • <tbody id="ibtki"><noscript id="ibtki"></noscript></tbody>
    <dd id="ibtki"></dd>
    <dd id="ibtki"><center id="ibtki"></center></dd>

    第二百八十四章 稅人者人恒稅之(1 / 2)

    甄蓁口中所謂的“那女人真可怕”實指王菀兮,來主會場前她有先陪佘晚晚去了趟隔壁的新銳舞臺,作為一支直到去年才異軍突起的brtipop樂隊,黃曲霉素fva的草搖首秀同樣被安排在〈周〉開場時段,卡著主唱樂哲軒尚未登場的點,其前任與現任便在臺下短暫地打了一回照面。

    彼此禮貌點頭示意,再到四目相接倆人均是淺笑嫣然,高段位選手間的切磋儼然一派波瀾不驚、歲月靜好的模樣,然而一旁的甄蓁卻真實感受到了置身臺風眼的滋味,附近的空氣幾乎都不旋轉了,才會產生這種風平浪靜的假象,她下意識就想逃。

    “如果再有人問我該如何形容動心,答案它可以是不忍晚秋離去的爛漫,也能是抬頭不期而遇的初雪,更是低頭時撞見的一雙明眸!這樣的官宣表白很美不是嗎?反正他們已經分手了…”

    維系著人畜無害的甜美笑容,以贏家自居的佘晚晚在暫停掉直播流后如此這般對急于從風暴中心脫身的甄蓁耳語道:“小樂說等下要在舞臺上對我唱出來,這就叫rock&roll star范兒,人家才不怕她呢,非要走你就走吧!”

    從她出門前如臨大敵般的備戰上甄蓁其實看得出佘晚晚似乎早就預想到了這種局面,殊不知對面的王菀兮一開始真只是抱著跟舊愛來個體面告別的心態,畢竟倆人曾深深愛過一場。

    像符季、張家勛之類的樂評人都知道這段過往,王菀兮先是從流行音樂的修羅場中獨自殺出條花路,又默默陪伴著樂哲軒從普通留學生到郁郁不得志的樂隊助理,再一步步成為備受矚目的90后搖滾顏王主唱,他們這種相逢于微末隱匿交往數年才公開的在圈內著實比童話故事還稀罕。

    正是由于王菀兮的這段克制,當嚼著口香糖的樂哲軒吊兒郎當率著黃曲霉素樂隊躍上舞臺后,這汪令甄蓁避之不及的臺風眼才依舊維持著各自安好,一直等到fva唱至他們最出圈的那首單曲《autun edburgh》時風暴才姍姍襲至。

    這首敘事風格的純英文brtipop作品是樂哲軒六年前在不列顛留學時期所寫,講的是關于兩個懷揣音樂夢想的異鄉人邂逅于愛丁堡之秋的故事,去年同名ep發布后王菀兮還大費周章幫他買了些〈顏王預定!一統國搖的初戀臉,新銳90后主唱出道〉、〈純正泥煤煙熏口音,實力演繹蘇格蘭愛情故事〉之類的營銷稿,小火了一把。

    『折過波狀云海的暮光

    將寂美的卡爾頓山頂染至淡粉

    那追逐流光的紅胸鴝

    如海浪永不歇止歌訴的風笛

    玫瑰街隨處可見的赤色爬山虎

    即便這些遇見你時邂逅的浮光掠影

    在我眼里都閃耀無比

    愛丁堡的秋天宛如童話王國般美麗

    而記憶中關乎愛情最好的模樣

    永遠是那個舉著株山中薄霧

    巧笑倩兮的你』

    山中薄霧是蘇格蘭石楠花的別稱,《autun edburgh》的官翻歌詞隨著90后顏王搖滾新星與華語樂壇小天后地下戀情的日趨浮出水面歷經過數版更迭,從《愛丁堡之秋》到《愛城之秋》再到《愛城秋兮》,上邊那個最終版可謂深得王菀兮之歡心,不光充滿了娓娓道來蘇格蘭秋日風情的詩意,樂哲軒更是巧妙地將她的名字嵌入其中。

    這也是為什么王菀兮八月份在滬海錄《星語絲路》時,聽到晏清那首《立秋》會激動得雙頰緋紅的真實原因,歌詞中像〈流過的光〉、〈舉著一枝花〉、〈愛的模樣〉、〈美麗童話〉等字眼都深深擊中了她的心,而后就有了那出當場求歌的戲碼。

    「原以為《立秋》會是我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沒曾想它其實是在提醒我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罷了,罷了…」

    隔著不到十米的距離聽蓄長鬢角、戴墨鏡加寬檐禮帽、穿復古西裝四件套的樂哲軒唱這首歌,王菀兮笑容甚是凄苦,如愿以償拿到心心念念的《立秋》又有何用,她終究還是失去了那位迷失在日益膨脹中的立秋男孩。

    “玩玩而已嘛,王瀾還說跟歌迷上床是回饋她們的唯一方式呢,沒幾個果兒哪能叫搖滾明星???干這行都這鳥樣,敢于挑戰世俗眼光的才叫rock&roll star,兮兮你也知道的,我這人存在就一直在挑戰規則…”

    淚眼迷蒙中半個多月前樂哲軒草粉被捉現場那番大言不慚的話又在耳邊嗡嗡響起,當時王菀兮特意提前跑完好所有通告趕到帝都就想給男友個浪漫驚喜,結果活生生變成一出噩夢級驚嚇,小樂摔門離開的最后一句更是讓她直接崩潰:“為什么不怕你傷心?當然是因為兮兮你愛我多一些,特別簡單不是?我覺得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接受無能那就分手好了?!?

    「…不再有愛也不再有恨了,但我總歸是希望你好的,但小樂你知不知道世界根本沒有公平與不公平一說,有的只是你對它的理解,人生態度如同一面鏡子,我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自身折射的投影,無益的欲望、憤怒、叛逆只會侵蝕你的本心,只有跟自己和解才能看到…媽的!狗男女!」

    告別儀式繼續進行著,王菀兮深陷一塌糊涂的自我感動中,甚至都沒意識到這打定主意的最后一遍《愛城秋兮》尾奏漫長得突兀,直到瞥向舞臺的一記冷眼捕捉到樂哲軒歪著脖子盡情lo電吉他的同時,一雙勾人的瞇瞇眼居然緊纏在不遠處的情敵身上,那位叫佘晚晚的小姑娘甚至還雙掌窩出個心型來套牢他所傾注的視線。

    “你們還沒聽煩嗎?我他媽都唱膩歪兒了,來點兒不一樣的吧,改成《帝都晚秋》怎么樣?”

    可惜樂哲軒全然沒留意王菀兮那冷得跟尖刀子似的死亡凝視,一通花里胡哨的快速交替撥弦+legato +泛音+搖把將lo樂段漂亮收尾,兩指一頂墨鏡湊近立麥煽動完現場觀眾后他就著將息未易的電吉他顫音接續唱道:

    『是有些風言風語在耳后

    但絕對談不上僭越了道德的范疇

    更像是提著線身不由己的木偶

    光怪陸離的世界總有人走得太慢

    那些刻骨銘心的也終將煙消云散

    等俗世一切愛恨情仇都迷失于海市蜃樓

    不曾想迎頭撞上你的回眸

    卻讓山河換過種顏色

    也徹底斷卻了新愁(樂隊和聲)

    帝都晚秋亦變得奢侈與溫柔

    所以來吧千萬別再退縮

    你說你愿以青絲換白首』

    佘晚晚名字沒有意外地被嵌入其中,悶騷又明亮的brtipop曲風配上這版華語唱詞竟意外別有番風味,特別是樂哲軒的目光還透著股深情的憂郁,配合清秀俊朗的混血臉蛋,以及endg段落他不斷反復哼唱的那聲“你說你愿以青絲換白首”騙得現場一大波純情少女淚流不止,只不過這一切已與王菀兮再無干系。

    “用母語唱《autun edburgh》?重新編排韻腳好麻煩,再說沒了俚語元素和我這板正的高地口音不就沒了brtipop那味兒,別異想天開啦,這樣兮兮,過些天再發布一版歌詞譯文好吧?保管你滿意…”

    回想起自己也曾央求過樂哲軒卻被敷衍了事,這種赤裸裸區別對待的感覺讓王菀兮有種被棄如敝履的刺痛感,當下那兩位的奸情正熱映襯得她過往六年的付出與堅守像個笑話,隨手抓拍下一張狗男女愛眼迷離對視的照片,出離憤怒的流行小天后一氣之下選擇了細語辦公:

    2019年11月10日,12:27

    山河忽晚,人間已秋,原來一切都怪我走得太慢,因你欲青絲白首,亦因你品愛恨情仇,立秋之后再無秋。

    [圖片]

    ——細語官方認證,歌手,王菀兮。

    一本av高清一区二区三区,极品人妻被浓精喂饱,男同gay片av网站man,亚洲综合区小说区激情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