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ibtki"></rp>

  • <th id="ibtki"></th>

    <button id="ibtki"><acronym id="ibtki"></acronym></button>
    <dd id="ibtki"><center id="ibtki"></center></dd>
  • <tbody id="ibtki"><noscript id="ibtki"></noscript></tbody>
    <dd id="ibtki"></dd>
    <dd id="ibtki"><center id="ibtki"></center></dd>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我李太白都不敢說這話?。? / 2)

    “二位,這次來參加詩會的青年才俊太多了,會場容納不下,所以想要入場,得先考核才行?!?

    “考核?”王霄先是楞了一下,隨后面露恍然之色。

    他從衣袖里拽出來一串銅錢遞過去“夠了吧?”

    看門的也是讀書人,看到王霄居然如此粗魯,那真是氣的臉色都白了。

    那邊有坐在馬車上的妹子從身邊路過,也是笑的花枝亂顫。

    “呂兄莫要玩笑了?!?

    杜甫也是哭笑不得“他們的意思是,得作詩一首證明才學,方可入內?!?

    王霄滿臉不解之色,伸手指著一旁直接進去的馬車“那她們怎么不用作詩?”

    “男士全票,女士免費啊?!?

    王霄撇嘴,這特么的跟后世的酒吧夜總會都是一個套路。

    “二位若是不會作詩,那就請回吧?!?

    看門的讀書人沒給好臉色,就差直接轟人了。

    “呸,狗眼看人低?!?

    王霄伸手指著一旁的杜甫“知不知道這是誰?這可是大名鼎鼎的襄陽杜子美,詩才絕代,以后必當史書留名的一代詩圣!”

    這話一出,杜甫自己先是被嚇個不輕。

    他現在就是個連功名都沒有的小白身,何德何能敢于稱圣?這特么的是把他給架在火堆上烤啊。

    沒等杜甫出言辯解,那邊看門的幾個讀書人都是先楞了下,然后爆出了驚天的大笑聲。

    他們一邊大笑還一邊轉頭對場內眾人高呼“大家快來看哪,這里有人自稱是詩圣啊~”

    這一嗓子,瞬間就讓喧囂的會場內安靜下來,隨后就是山呼海嘯一般的呼喊。

    無數人快步涌了過來,將王霄和杜甫團團圍住,仔細打量著哪個不要臉的敢這么稱呼自己?

    杜甫臉都白了,這可真是交友不慎吶。

    “都安靜~”

    一個留著美髯的中年人大喝一聲,讓四周安靜下來。

    之后他才打量了一番王霄與杜甫,隨后拱手說“在下襄陽孟浩然,不知二位”

    “原來是孟襄陽當面?!倍鸥σ宦犨@名字,立馬行禮說“在下襄陽杜子美,這位是在下好友,青城山呂小布。我二人并無”

    “你就是孟浩然啊?!?

    杜甫的謙虛話還沒說完,王霄就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打量著眼前的孟浩然,王霄說“這次的踏青詩會,是你組織的?”

    “慚愧?!?

    孟浩然再度拱手“都是諸位朋友們抬愛,在下不過是做些跑腿打雜之事爾?!?

    “男的要票,女的免費的規矩是你定的?”王霄目光睥睨的看著他“你這明顯是歧視男人啊?!?

    孟浩然的名聲很大,只不過他一輩子都未曾出仕。

    這次來到東都,是因為聽說皇帝停留東都,所以跑來想要求出仕。

    因為他的名氣,匯聚在東都這里的眾多讀書人都推薦他來組織踏青詩會。

    “這個”

    孟浩然從未遇上過這種事情,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才好。

    “這有什么好說的?!?

    一個帶著醉意的聲音,從人群之中傳來。

    目光看過去,一個面頰消瘦,醉眼迷離的身影走了過來“你們若是自承為女子,自然當可隨意進入?!?

    所謂踏青詩會,除了求名之外,也是為了求愛。

    這才是為何今天女的免費,男的要考驗詩才的真正原因所在。

    今天能來這里的,自然都不會是普通女子,起碼也是官宦之家的女眷。

    要是誰都能進的話,整個東都的男人都會闖進來。

    醉漢的話,讓四周再度響起哄然大笑來。

    杜甫氣的胡須顫抖,而王霄卻是一臉無所謂的低頭去解褲帶。

    他這一手,頓時讓四周不少看熱鬧的女眷們尖叫出聲。

    許多女眷高舉雙手捂著臉,手指縫大大的露開偷看。

    王霄低頭打量了一番,隨后系好腰帶,對著眼前已經徹底傻眼了的眾人搖搖頭“沒辦法,本錢太雄厚,稱不得女子?!?

    回過神來的杜甫,直接抬起衣袖掩面。

    他感覺自己今天出門沒看黃歷,怎么會遇上這么奇葩的家伙。

    四周人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眼看著滿臉怒容就要喝罵的時候,王霄卻是一抬手就止住了他們到了嗓子眼的聲音。

    “既然如此,那就隨你們的意思好了,不就是作詩嗎?!?

    他豎起大拇指對著杜子美“這位可是當代詩圣,等會做出傳世佳作出來,可別被嚇尿了?!?

    杜甫仰頭看天,目光之中隱有淚光。

    他現在不想說話,他只想靜靜。

    “哈?詩圣?”

    那醉漢滿臉不屑“我李太白都不敢說這話!”

    一本av高清一区二区三区,极品人妻被浓精喂饱,男同gay片av网站man,亚洲综合区小说区激情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