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ibtki"></rp>

  • <th id="ibtki"></th>

    <button id="ibtki"><acronym id="ibtki"></acronym></button>
    <dd id="ibtki"><center id="ibtki"></center></dd>
  • <tbody id="ibtki"><noscript id="ibtki"></noscript></tbody>
    <dd id="ibtki"></dd>
    <dd id="ibtki"><center id="ibtki"></center></dd>

    2、陰魂不散(1 / 2)

    四嬸用衣服抹了抹打火機,嗤的一下打出火焰,說道:“你的手是不是出汗了?”

    哎?

    路勝看了一下掌心——

    還真的是!

    心情頓時放松了不少,然而,當四嬸走開后,他分明看到了那些燃燒的火焰,隱隱形成了一張詭異的臉。

    ······

    “孫子!”

    路勝扭過頭,看著不遠處一個頭發斑白的老爺子正對著自家的孫子笑,不由得暗罵一聲:叫什么孫子!叫名字不行么?

    進了棺材鋪,里面充斥著淡淡的木香,地面的縫隙里堆滿了許多細小的木屑,很難清理。

    各種木材隨意地依靠在墻上。

    小棺材鋪沒什么講究,擺放都很隨意。

    也很少有人會進來看,只要招呼一聲,下個定金,基本上就無需多管。

    路勝家風良好,若是客戶說用檀香木制作棺木,便不會用楠木,若是說用楠木,就不會用杉木。

    檀香木在棺材界是一等一的優良品,放在古代,都是富貴人家才用得上,一般人家多是用杉木。

    邊上有兩個棺材。

    一個是成品,上面刷了紅漆,另一個是半成品,表面還是原木。

    成品不是誰家用,而是擺在店里給客人看的。

    現在這社會,有些人看個棺材都要仔細敲打,看看做工。

    奸商橫行霸道,像老路家只能被殃及池魚。

    倒是那半成品,是前幾天客戶定制的,用的是最好的檀香木,帶著一股淡淡的木香。

    路勝拿著工具弄了一下,尋思著現在活計不好做,說不得,這店也要盤出去了。

    不然四周的街坊鄰居總說這里晦氣,隔壁那個店主本來想開個面包店的,愣是被寡淡的人liu給逼得關了門,氣沖沖地跑來罵路勝,說什么死人行當開在活人世界里,不糟心么?

    唉~

    這世道越來越難混了!

    路勝打算做完這單生意就關門大吉。

    屋外,四嬸、三嬸、二嬸的聲音傳了進來,叫他晚上過去吃飯。

    一般來說,集體事件總會好好地聚一下餐,美其名曰,給老爺子二次送終。

    路勝父母早逝,小時候沒少因為這事被幾位嬸嬸小看,便是長大了,收斂了幾分,但骨子里的習慣卻不會就此消失得一干二凈。

    路勝暗罵一聲,倒也沒有拒絕。

    一餐飯也是錢。

    為了一口氣,少吃一頓大餐怎么都是不值得的。

    到了大伯家里,路勝坐下去沒多久,幾個嬸嬸就帶著孩子們走了過來。

    “你們幾個給路勝哥哥敬一杯!”

    不知道是誰的原因,大伯和大嫂并沒有生下兒女,所以,每次聚餐都是其他三個嬸嬸的‘表演秀’,拉著子女不斷地聊著他們在學校的趣事和考了多少分,在班上排名前幾。

    雖然沒什么惡意,但總會讓路勝感到有些不自在。

    鄉下的攀比風不見得就淡。

    從小到大,可沒少吃過這幾位嬸嬸的‘糖衣硫彈’!

    給他給酸得不要不要的,夜深人靜的時候,也會用被子捂著嘴巴,眼淚汪汪的想媽媽!

    好在,既然來吃這頓飯,肯定也是有心理準備的。

    只是,心中忽然想到,那老爺子找自己那么勤快,也不見給自己勻點財運來!

    紙錢白燒了!

    和幾位叔叔喝了點酒,回到棺材鋪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進了屋子,將門關上,躺在陳舊的沙發上,就睡了過去。

    “孫子!”

    “你才是孫子!”

    “孫子!”

    一本av高清一区二区三区,极品人妻被浓精喂饱,男同gay片av网站man,亚洲综合区小说区激情区